首頁 重要消息 社會 時政 教育 財經 健康 青年説 政策解讀

魏巍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中的通訊科長走了——老兵去世骨灰中發現兩枚彈頭

來源:未知 作者:陳濤 人氣: 發佈時間:2020-09-24 01:30:44


    69年前,魏巍的長篇通訊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問世,引起轟動,“最可愛的人”從此成抗美援朝志願軍的代名詞。鮮為人知的是,文中多次提到的“通訊科長”,正是河北高陽老兵李景湖。20年軍旅生涯中,李景湖先後參加了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。

    9月2日,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5週年紀念日前一天,95歲的李景湖走了。遺體火化後,殯儀館工作人員在他的骨灰中發現了兩枚彈頭,一枚在頭部,一枚在腰部。

    9月12日,李景湖的家人將陪伴老人近70年的彈頭捐獻給家鄉。

致敬英雄

火化時發現兩枚彈頭一枚在頭部一枚在腰部

    李景湖的小女兒李文新説,發現爸爸體內有“異物”也很偶然。“那時是2001年,我看見爸爸吃飯時總是流口水。”由於擔心爸爸患病,便急忙帶他去醫院拍CT檢查。

    當時,李文新看到一個個醫生從她面前唰唰走過,最後才把她叫進去,問老人是不是當過兵上過戰場。得到肯定回答後,醫生告訴李文新説老人頭部有一個金屬異物,他們懷疑是子彈彈頭,並認為這枚“彈頭”能在腦部與他共存這麼多年,簡直是奇蹟。

    考慮到當時老人身體並沒有大礙,加之年歲已高,李文新和姐姐李甦便沒有冒險為爸爸做手術。

    直到今年6月,李景湖發燒入院,醫生檢查發現其患有敗血症。經過80多天與病魔的抗爭,9月2日,李景湖因病去世,享年95歲。

    正是因為知道爸爸腦袋裏有“金屬異物”,所以李文新等家屬在老人遺體火化時專門提出要求,看看到底是什麼折磨了他這麼多年。

    9月4日,殯儀館工作人員在收集老人骨灰時,確實發現了子彈彈頭,不過,不是一枚,是兩枚!一枚在頭部,一枚在腰部。

女兒們將彈頭和爸爸的勳章等遺物捐贈家鄉

    李文新看到那兩枚發黑的彈頭,再也抑制不住自己,失聲痛哭了起來。“直到那會兒我們才知道,我爸這輩子承受了太多太多。”

    同為軍人出身的李文新後來推測,“有可能我爸當時被炮彈炸傷之後,又被敵人補了兩槍。”“這兩枚彈頭在我爸身體裏將近70年。本來我們想讓這兩枚彈頭隨我爸去了,但後來我們決定還是把它們捐出來,這應該是最好的去處。”李文新告訴記者。

    李文新與李甦將兩枚彈頭,以及爸爸的勳章、照片、手稿等遺物捐贈給家鄉,以此作為革命文物永久珍藏。

    9月12日10時許,在高陽縣退役軍人事務局5樓,舉行了李景湖革命文物捐贈儀式。

傳奇經歷

13歲少年背上行囊上戰場,一腔熱血保家衞國

    翻開李景湖的日記本,彷彿跟他一起回到了那段塵封的動盪歲月,戰火紛飛中,這個少時參軍保家衞國的老兵緩緩朝我們走來。

    1924年11月,李景湖出生於高陽縣王福村,家中兄弟姐妹5人。1937年底,日寇在高陽製造了一系列慘案。當時,13歲的李景湖毅然背上行囊加入革命隊伍,從此開始了保家衞國的軍旅生涯。

    戰爭總是格外殘酷。1942年5月的一天,初上戰場的李景湖便迎來了一次驚心動魄的經歷,險些被日寇殺害。“我爸給我講,當時他在村裏碰上了鬼子掃蕩,他奔着一個廁所躲了進去。”李甦回憶爸爸講的這段經歷,至今印象深刻,“鬼子牽着狗掃蕩,他當時躲進了廁所,這樣狗就聞不到人味兒了,這才躲過了一劫。”

    在李景湖的日記中,他這麼記錄這一段經歷:“我躲進一個廁所,拉開手榴彈弦兒,透過坯棚望着門外的動靜,毫無私心雜念,毫無畏懼。三個鬼子端着刺刀闖了過來。我心裏想着,如果你到廁所來,我先投出一個炸彈,炸死兩個,然後同歸於盡!”

魏巍筆下的通訊科長,替戰友執行任務時負傷

    1951年,李景湖奔赴朝鮮,參加抗美援朝戰爭。彼時,擔任通訊科長的他多次陪同魏巍採訪,這段經歷也被魏巍寫進作品《擠垮它》,後來收錄到通訊集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。

    令人沒想到的是,在朝鮮戰場上,李景湖在一次替戰友執行任務時不幸負傷。“這是我爸唯一的一次負傷,而這次負傷卻影響了他的一生。”李文新哽咽着説道。“我老伴一直跟我説,是李科長救了他一命。”每每回憶此事,李景湖戰友王信智的老伴齊瑞琴眼眶總是泛起淚花。據老人回憶,1953年7月,李景湖與王信智同在朝鮮坪村南山執行任務。“有一天早上,王信智出去架電線,一直到晚上才回來。”齊瑞琴回憶,當時王信智出任務回來剛坐下吃晚飯,結果命令又下來了。“當時,李科長就把我老伴攔下了,説‘你吃飯,我去’。”

    沒想到,李景湖這一去,卻不幸負傷。“李景湖負傷後基本失去了作戰能力。”李景湖95歲的戰友王墨池回憶説,當時敵人不分晝夜從飛機上往下扔炸彈,戰士們沒人敢想自己還能活着回來。

    1958年,李景湖因傷退役。在《軍官退出現役申請報告表》健康狀況一欄寫着:頭疼。右手及右腳各負傷一次,已殘疾。

對自己“特別摳門兒”,資助戰友“特別大方”

    轉業後,李景湖一直在北京工作生活。當時,李景湖的月工資是176元,不算低。但生活中的李景湖,給家人的印象就是“特別摳”!“我當時每到寒暑假就來舅舅這住,每次來,他都給我找出來一堆破襪子,讓我縫。”據李景湖的外甥女齊鳳玲回憶,即使再破的襪子,舅舅也捨不得扔,襪子上都是補丁摞補丁。“除了縫補襪子,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舅舅每次吃餃子只吃8個,當時我自己一個人都能吃20多個。”問起原因,舅舅總是告訴她,“8個就夠了,吃多了浪費。”

    家人不理解,都在背後抱怨他真是太摳門兒了。直到有一天,李景湖的一個老戰友把電話打到家裏,大家這才知道,李景湖一直給一些家中有困難的老戰友寄錢。而這些事,李景湖始終沒有告訴過任何人。“抗美援越時,他一下拿出了650元捐給了越南。”李景湖的堂妹李景霄説道,“650元,當時相當於一個普通工人不吃不喝兩年的工資。你説他摳兒嗎?他不摳兒!”

長眠於家鄉,同時也把軍人的榮光留在了家鄉

    2006年,當得知可以去朝鮮旅遊了,李文新的愛人便帶着當時82歲的李景湖,坐火車再次去了那個改變他一生命運的地方。

    時隔55年,當再度跨過鴨綠江的時候,白髮蒼蒼的李景湖情緒非常激動,帶動整個車廂的人唱起了《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》。“雄赳赳,氣昂昂,跨過鴨綠江!保和平,衞祖國,就是保家鄉……”歌聲迴盪在滿是槍眼的鐵橋上,李景湖幾次哽咽。“2013年之後,我爸的身體就越來越差了,頭腦也越來越不清楚,很多時候他都是躺在病牀上,連我們都認不出來了。”李文新告訴記者,“但是隻要有人揮拍子,不用跟他説什麼,他張口就能唱革命歌曲,《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》是他最常唱的歌,能一字不落地從頭唱到尾。”

    在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之際,李景湖葬在了高陽縣王福村,緊挨着父母和弟弟的墳墓。這個13歲離開家鄉保家衞國的老兵,現在終於永遠地回家了,同時也把軍人的榮光永遠地留在了家鄉。

    ■文/本報記者王春鋭胡雅玲

通訊員姜偉

■攝/本報記者崔華瑞

■視頻拍攝製作/本報記者崔華瑞

朱珠何雨佳


責任編輯:陳濤